中国口腔正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畸论文 » 睡眠呼吸暂停 » 正文

口腔矫治器的两种加力作用对OSAHS患者舌骨位置变化的影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1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随兴 封净 张佐  浏览次数:978 分享到:
核心提示:作者单位:1.宁夏医科大学,银川 750004; 2.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银川 750001【摘要】目的研究戴用两种力作用的自行调节式
 作者单位:1.宁夏医科大学,银川 750004; 2.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银川 750001

【摘要】目的研究戴用两种力作用的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治疗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OSAHS)患者舌骨发生的位置变化。方法 用X线头影测量法比较50例成年OSAHS患者戴用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前,矫治器加力350g及矫治器加力500g时,舌骨位置变化情况。结果 两种力作用下舌骨相对于颅面,颌面以及颈椎各个平面及标志点的垂直向、相对于眶点的水平向位置较未带用时均发生变化,且500g力作用下舌骨发生位置移动较350g力时大,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结论 两种不同大小的力作用于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均使OSAHS患者舌骨位置发生向前上移动,可能力值越大舌骨前上方位置移动越大。

【关键词】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舌骨;X线头影测量;口腔矫治器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OSAHS),是一种以睡眠中反复出现呼吸暂停,血氧饱和度下降,上气道阻塞为特征的复杂综合征[1]。温伟生等[2]研究显示舌骨影响上气道的通畅,而上气道形态及其周围组织结构异常是OSAHS重要的发病机制[3],故对舌骨位置的研究已成为国内外学者研究的焦点。本研究对张佐[4]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的牵引装置施加两种不同大小的力,通过X线头影测量法分析OSAHS患者在不同力作用下舌骨位置发生的变化,以期为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治疗OSAHS提供理论依据。

1 材料和方法

1.1 研究对象

选择2008年12月-2010年2月期间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口腔科就诊,经夜间多导睡眠图监测并确诊为轻、中度OSAHS患者50例,男36例,女14例,平均年龄为54.3岁(40~67岁),平均身高为172.5cm,体重指数平均为27.82kg?m-2。所有患者均无可能导致夜间气道阻塞的全身系统疾病及明显的鼻咽喉部病理性解剖异常。

1.2 方法

1.2.1 X线头影测量

按照标准头颅定位固定头架定位。患者直立坐位,令Frankfort水平线与地面平行。曝光前患者闭颌成自然状态,平静呼吸,在呼气时成像,然后取头颅影像上标志点根据需要进行测量。

1.2.2 矫治器制作及加力

所有患者初次就诊时拍摄X线头影测量片,并设计及制作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4]。患者试戴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时,对矫治器的牵引装置两侧悬挂橡皮筋,力量控制双侧均达350g时拍摄X线头影测量片。同样在两侧力量控制均达500g时拍摄X线头影测量片,橡皮筋力量的测量通过测力计完成。比较这三种状态下X线头影测量片中舌骨位置的变化情况。

1.2.3 舌骨位置测量项目

(1)水平位置:舌骨—颏后点距(H—RGn),舌骨—眶下点水平距(H—Or),舌骨—面平面距(H—NPg),舌骨—耳点水平距(H—Po),舌骨—第三颈椎水平距(H—C3)(hor),舌骨—第三颈椎距(H—C3),舌骨—前颈椎平面距(H—CVP);(2)垂直位置:舌骨—下颌平面距(H—MP),舌骨—蝶鞍垂直距(H—S),舌骨—后鼻棘距(H—PNS),舌骨—眼耳平面距(H—FH),舌骨—颏后颈椎平面距(H—H1),舌骨—第三颈椎垂直距(H—C3)。

1.3 统计学方法

使用SPSS11.5软件,对未带用矫治器,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加力350g及加力500g后的X线头影测量值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采用两两比较。在分析之前,先行方差齐性分析。

2 结果

2.1 戴用口腔矫治器前后舌骨水平方向的位置变化

见表1。H—C3(hor)、H—Po(hor)、H—Or(Hor)、H—NPg、RGn,加力后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且500g力作用下舌骨发生位置移动较350g力时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H—C3 、H—CVP加力前后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表1 患者戴用口腔矫治器前后舌骨水平方向的位置变化

2.2 戴用口腔矫治器前后舌骨垂直方向的位置变化

见表2。H—MP、H—H1、H—C3(Ver)、H—FH、H—S(Ver) 加力前后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且500g力作用下舌骨发生位置移动较350g力时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H—PNS加力后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表2 患者戴用口腔矫治器前后舌骨垂直方向的位置变化3 讨论

舌骨是人体骨骼中唯一不与其他骨骼相接触的小骨,它不仅维持头颅的位置和平衡,而且参与吞咽、语言及张口运动,并影响上气道的通畅。研究结果显示舌骨位置改变是OSAHS发病的重要因素之一[5-7]。因此舌骨位置已成为OSAHS患者重要的观测指标。而自然头位时的X线头影测量片对上气道大小,舌及舌骨位置的测量具有高度可重复性[8],故本项研究通过使用X线头影测量技术,对戴用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的OSAHS患者舌骨位置的变化进行研究。结果显示不同力作用下舌骨相对与初始位置均发生向前向上的位置移动,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证明戴用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使患者临床症状缓解的原因可能是OSAHS患者舌骨位置改变,使上气道扩张,阻塞解除。这与口腔矫治器可扩大上气道[9-10]的结论一致。提示舌骨位置是口腔矫治器治疗OSAHS效果评估的指标之一。

下颌前伸口腔矫治器对于治疗轻、中度OSAHS有效[11-13]。下颌位置的确定是治疗OSAHS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受到国内外临床医学家的普遍重视[14]。目前临床医生制作下颌前伸矫治器时的下颌定位多依靠临床经验[15]。由于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的下颌位置变化由上下颌间牵引力量的大小决定,因而本研究采用了牵引力量作为观测指标即350g、500g力。观察了在两种不同牵引力量作用于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条件下患者舌骨位置发生的变化,以期用牵引力量的大小来控制下颌的具体位置并观察舌骨的位置的变化,为探讨矫治器发挥作用的机制做一基础研究。结果显示350g作用力下舌骨位置即发生移动,但移动距离较小,而在500g作用力下舌骨位置发生较大移动,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提示在临床带用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时,双侧橡皮筋力量各达到350g力时OSAHS患者舌骨位置已发生移动,可能力值随着双侧橡皮筋力量的增加,舌骨位置逐渐向前上方移动。本次研究只涉及了两个力,后续的研究中应考虑到力值的更细划分,以便寻找其变化总趋势和范围,同时为医师使用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治疗OSAHS的临床操作提供指导。

OSAHS是一个复杂的综合征,口腔矫治器治疗OSAHS机制也是复杂的,本研究只涉及了舌骨位置的变化,其它相关因素如颅面结构及气道结构,特别是各种牵引力量在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治疗OSAHS过程中对上气道、舌体、软鄂、牙齿、下颌骨、颞颌关节的影响均有待今后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 童茂荣,曹鄂洪.睡眠呼吸紊乱基础与临床[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01:232-237.

[2] 温伟生,胡敏,柳春明,等.不同体位下舌骨位置与下咽气道大小的相关性研究[J].口腔颌面修复学杂志,2001,2(3):181-183.

[3] Caples SM,Gami AS,Somers VK.Obstructive sleep apnea[J].Arm Intern Med,2005,142(3):187-197.

[4] 张佐,杨洪琴,王铁荣,等.自行调节式口腔矫治器治疗OSAHS的效果[J].宁夏医学杂志,2007,29(10):885-887.

[5] Hoekema A,Hovinga B,Stegenga B,et al.Craniofacial morphology and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Part:a cephalometric analysis[J].J Oral Rchabil,2003,30(7):690-696.

[6] Rose EC,Stauts R,Lehner M,et a1.Cephalometric analysis in patients with obstructive sleep apnea.Part l:diagnostic value[J].J Orofac Orthop,2002,63(2):143-153.

[7] Hung-Huey Tsai,Ching-Yin Ho,Pei-Lin Lee,et al.Cephalometric Analysis of Nonobese Snorers Either with or without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Syndrome [J].Angle Orthodontist,2007,77(6):1054-1061.

[8] Eggensperger N,Smolka K,Johner A,et a1.Long-term changes of hyoid bone and pharyngeal airway size following advancement of the mandible.Oral Surgery,Oral Medicine,Oral Pathology[J].Oral Radiology and Endodontics,2005,99(4):404-410.

[9] 屠嫩斐,赵士芳.下颌前移矫正器治疗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患者的疗效分析 [J].口腔医学,2005,25(1):27-29.

[10] Marklund M.Predictors of long-term orthodontic side effects from mandibular advancement devices in patients with snoring and obstructive sleep apnea[J].Am J Orthod Dentofacial Orthop,2006,129(2):214-221.

[11] LC Dort,E Hadjuk,JE Remmers.Mandibular advancement and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a method for determining effective mandibular protrusion [J].Eur Respir J,2006,27(5): 1003-1009.

[12] 刘月华,王飞,兰庭超,等.口腔矫治器治疗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计算机辅助下颌前伸定位[J].实用口腔医学杂志,2007,23(5):611-655.

[13] Niels Petri,Palle Svanholt,Beni Solow.Mandibular advancement appliance for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results of a randomise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 using parallel group design[J].J Sleep Res,2008,17:221–229.

[14] 曾祥龙,高雪梅.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的口腔医学研究现状[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2009,41(2):10-15.

[15] 曾祥龙.现代口腔正畸学诊疗手册[M].北京:北京医科大学出版社,2000:596.

 
( 口腔正畸网声明:此内容图文版权属原作者,本站发表仅供学习、参考,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谢谢)
 
 
 
[ 正畸论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正畸论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