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口腔正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畸基础 » 基础理论 » 正文

“隐形”矫治器——舌侧矫治技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0-24  浏览次数:214 分享到:
核心提示:近年来,牙齿美容发展迅速,尤其是口腔正畸治疗,患者往往以改善美观为就诊的初衷。但患者对正畸治疗的要求并不仅停留在矫治后的
 近年来,牙齿美容发展迅速,尤其是口腔正畸治疗,患者往往以改善美观为就诊的初衷。但患者对正畸治疗的要求并不仅停留在矫治后的美观改善,矫治过程中的美观要求也越来越高。1978年Fujita在日文杂志上发表了第一篇有关舌侧矫治技术的论文,引起了正畸界的广泛关注[1],现将这一技术的发展现状作一综述。

1 舌侧矫治技术的发展简史

20世纪70年代,在方丝弓技术垄断了半个世纪后,学者们开始探寻更新、更科学、更美观的矫治技术,如舌侧矫治技术、直丝弓技术、无托槽矫治技术(Invisalign)等。日本正畸专家Fujita最早对舌侧矫治技术进行了系列报道,包括牙齿的舌侧解剖外形、舌侧托槽的设计与改进、弓丝弯制等,并提出舌侧矫治的标准弓形为磨菇形[1~4]。随后,舌侧矫治技术的应用在美国出现了一次高峰,但当时该项技术尚不成熟,临床上遇到许多问题。经过二十年的发展,舌侧矫治技术不断被完善,简化了临床操作,缩短了疗程,提高了矫治效果,并在推广应用中逐步认识到其优点。

2 舌侧矫治技术的力学原理

阻抗中心(CR)是正畸治疗的生物力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单根牙的CR通常位于牙根的中部,相当于牙槽嵴顶到根尖大约40%处,上颌磨牙CR大概位于根分叉偏舌侧的位置,下颌磨牙位于根分叉中心点。与唇侧矫治不同,舌侧托槽的位置更接近CR,受到同样的力所产生的生物学效应也不尽相同。矢状方向上,唇侧矫治中同样大小的压低和内收力量,在前牙可能是一个压低的力量,而舌侧托槽则可能产生一个舌倾的力量[5,6]。在舌侧矫治的整体内收时,更易发生前牙的舌倾,应减小内收力值,增加压低和唇向转矩的力值。垂直方向上,压低前牙时,若前牙倾斜度正常或唇倾,唇侧矫治较舌侧矫治产生更大的唇倾力值;若前牙舌倾,舌侧矫治更容易加重前牙舌倾,在矫治AngleⅡ2深覆牙合的病人时,应先唇展前牙再压低[5]。水平方向上,舌侧托槽间距较唇侧小,弓丝的相对刚性增加,矫治扭转牙的难度增加[7]。


3 舌侧矫治技术的关键因素


3.1 托槽定位舌侧矫治技术与唇侧矫治技术的主要区别就在于托槽的粘接位置,由于舌侧的解剖外形更加不规则、口内隔湿困难、不能直视等,托槽的定位更加困难。经过二十年的发展,舌侧矫治开发了两个重要的技术,转距、轴倾度参照指导系统(Torque/Angulation Reference Guide, TARGTM)和个性化舌侧矫治器指导系统(Customized Lingual Appliance Set-up Service, CLASS)[8,9]。TARGTM技术最早是由Ormco公司利用舌侧托槽定位系统的TARGTM仪器加工完成的,该项技术不需要模拟排牙,TARGTM仪直接在原始研究模型上进行托槽定位。TARGTM技术只能在二维上进行托槽定位,不能作颊舌向的调整(第一序列弯曲)。1989年 Fillion D通过增加电子装置对此进行了改进[10]。


CLASS技术是通过治疗前的模拟排牙,将所需移动的牙齿排到理想的位置,再来确定托槽的位置。该技术通过CLASS系统制定的牙弓半径确定前牙托槽位置,颊舌向的差异由托槽的基底与牙齿舌面之间的复合材料厚度来补偿。一旦托槽的个性化基底完成后,所有托槽由模拟排牙模型转移至原始研究模型上。该技术实验室操作复杂、价格昂贵、准确性不高。1998年Hiro T医师对CLASS技术进行了改进,开发了HIRO系统[11]。该技术中的模拟排牙不同于一般的诊断性模拟排牙,而是将所有的矫治(包括过矫治)都预置到模拟排牙中,然后用0.018″×0.025″的不锈钢方丝制作理想弓形,通过这个弓形在排牙模型上确定托槽的位置。制作个别托盘,直接将托槽转移至口内,不需要转移到原始研究模型上。HIRO系统是对CLASS技术的改进,简化了操作,克服了治疗过程中托槽脱落再粘结问题。


1999年Wiechmann D[12]综合了TARGTM和CLASS两项技术的优点,开发了TOP(Transfer Optimized Positioning)系统,采用改良的TARG仪进行托槽定位。其优点:托槽直接粘结在原始研究模型上,简化了实验室操作。将计算机技术引入托槽定位,提高了准确性。托槽定位时预成了第二、第三序列弯曲,简化了矫治完成期的精细调整。托槽基底与牙齿舌面更贴合,提高了粘结强度,大大降低了托槽脱落率。


3.2 间接粘结技术间接粘结是通过口内取模,在模型上确定托槽的位置,再由转移托盘将托槽转移至口内[13,14]。医生有充足的时间、从各个方向来调整托槽的位置,使托槽粘结更加准确,缩短了临床操作时间。目前,用于间接粘结的转移托盘有两种:全牙弓托盘和单个牙托盘。全牙弓托盘主要采用弹性较好的硅橡胶或塑料来制作,将原始模型上的托槽一次性地转移至口内。这种方法需将托槽埋在托盘里,而间接粘结通常采用光固化复合树脂粘结材料,因此要求托盘透明或半透明,以免妨碍光照固化。单个牙托盘采用硬性塑料或复合树脂制作,将模型(原始模型或排牙模型)上的托槽一个一个地转移到口内。由于单个牙托盘只覆盖托槽的一部分,材料的透光性无特别要求。全牙弓托盘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只能将原始模型上的托槽转移至口内,托槽脱落的再粘结也较困难,比较适合于TARGTM和TOP托槽定位系统。而单个牙托盘没有这种局限性,适合于所有托槽定位系统,只是增加了临床操作时间。2004年Echarri P等[14]提出了双托盘系统,综合两种方法的优点,但实验操作复杂。


3.3 弓丝的成形与制作方丝弓技术根据理想牙合的唇侧牙弓外形在弓丝弯制上提出了第一、第二、第三序列弯曲。舌侧牙弓外形与唇侧差异较大,Fujita最早提出了“蘑菇型弓丝”,即在尖牙和前磨牙及前磨牙和磨牙之间设置内收弯。但临床应用中大部分病人需在尖牙和前磨牙之间添加垂直阶台。牙齿的舌侧解剖形态决定了这些曲的形态,使得弓丝弯制比较繁琐。1999年Wiechmann D[15]应用计算机技术开发了Orthomate/Orthotherm系统:根据病人的排牙模型制作个别弓形,特别是超弹性的Copper-NiTi 方丝,弓丝弯制更准确,提高了工作效率,减少了弓丝的更换。提倡起动弓丝为0.016″×0.022″Copper-NiTi方丝,关闭拔牙间隙时为 0.016″×0.022″不锈钢方丝(0.018″×0.025″的托槽槽沟),非拔牙病人可直接使用0.0175″×0.0175″或0.017″ ×0.025″的TMA方丝作为完成弓丝,来发挥托槽内预置的转矩。


4 舌侧矫治技术的不足


实验室操作复杂、价格昂贵、对医生技术要求高、对舌体的刺激以及对发音和口腔卫生的影响,仍在一定程度上妨碍着舌侧矫治技术的进一步推广应用。在对医生为什么放弃舌侧矫治技术的问卷调查结果总结如下:托槽脱落率高,再粘结复杂且不准确,完成阶段费时,矫治结果不如唇侧矫治,病人对矫治器较难适应,尤其是双颌同时矫治[16]。此外,舌侧矫治在病人选择上应慎重,拔除四个前磨牙、开牙合、后牙反牙合、高角病人的矫治较困难。


5 舌侧矫治技术的应用前景

随着人们对口腔健康的逐步重视,接受正畸治疗的人将会越来越多,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成人正畸比例不断上升。由于成人的社会和心理需求复杂,对矫治器美观要求更加强烈,甚至因不能接受唇侧矫治器而放弃治疗。此外,一些特殊的行业也在客观上妨碍了唇侧矫治技术的进一步普及。舌侧矫治技术具有"隐形"、矫治过程中不影响美观等优点,可满足这些特殊病人的需要,进一步扩大了正畸治疗的适应证。

近年来,计算机技术-CAD/CAM被引入舌侧矫治。Wiechmann D将病人的原始模型扫描到计算机上,在三维方向上灵活设计个性化托槽和带环,开发了一种新型的舌侧矫治器。该矫治器具有体积小、准确预成第二、第三序列弯曲、基底与牙面更贴合等优点。减少了对舌体的刺激和对发音的影响,增加了粘接强度,缩短了疗程。托槽和带环的基底是根据每个牙齿的舌侧外形设计成球形,基底与牙面基本一致。因此,可以在口内进行直接粘结,简化了临床操作。

 
 
[ 正畸基础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正畸基础
点击排行